www.460707.com
他当年玩传奇赚了10万块 现在做的无人船公司估值超10亿
发布日期:2019-09-04 11:30   来源:未知   阅读:

  作为一个超过100公斤的胖子,张云飞觉得自己最近的脾气有些急躁了,他会在公司内部会议上训人,睡觉时间从凌晨一点拖到了两点,而每天的起床时间还是早上七点。但这不影响他继续带领国内唯一的无人船公司,在北京的巨大期望下,和美国等国的少数几家同行竞争,在“无人船”这一全新的军政民三用领域,去争取全球技术领先,并且,他期待在未来海洋无人船行业大发展时,代表中国占据全球市场的上游高地。

  珠海市高新区,南方软件园碧绿的湖边,两个年轻的理工男在专心看着一条一米多长的黄色小船在平静的湖面行驶。自从张云飞和他的两个小伙伴2010年开始在这里创立珠海云洲智能有限公司,这种景象就持续了数年,直至现在。

  目前,B轮融资基本敲定,张云飞没有透露数字,但时代周报记者据各方消息判断,估值将在10多亿人民币。张云飞非常紧张地在等待着B轮的最终敲定,他说,这笔钱非常重要,2016年光是研发至少就要投入3000万元—云洲智能2015年的总收入是1000多万元,预计2017年营收可以超过1亿元。

  珠海云洲智能,仅成立6年,却是一家披上了无数光环、受到多方关注的创业企业。

  张云飞也在六年中,从一个26岁的俊朗青年,以每年20斤的速度“成长”为目前140多人团队的CEO。因为“胖得不能再胖”,张云飞往办公室里摆上了一台椭圆机,但是一周过去,他还是没有找到时间上去跑一次。他怀念刚开始创业时自己的六块腹肌,60多公斤的体重,以及几个小伙伴在珠海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无忧无虑地做无人船研发的时光。

  “我不是纯极客男”,张云飞对着时代周报记者“理工男创业”的提问条件反射式地否认,的确,他是个擅长讲故事的人。

  2015年8月初,时代周报记者跟随一个超过40人的记者团来到云洲智能,见到一个戴眼镜的年轻胖子,站在LED屏幕面前,对着人群熟练讲解自己的公司和产品—他与想象中的极客男相去甚远,更像一个经常上TED的演讲者。

  2014年10月14日,张云飞跟随总理李克强出访俄罗斯,并当选“世界创新百杰”,同日,他在国际创新发展论坛上向总理讲解了无人船项目的详情。

  无人船是一种离大众生活较远的非消费品,但张云飞成功地让各路听众对它产生了兴趣。

  2007年考到香港科技大学精密工程硕士之后,张云飞和同学在实验室做出了船模,并先后参加了6个大学生科技作品竞赛。从2008年开始,张云飞和同学用一年半辗转广东、云南、四川、北京等地调研,发现无人船的确是一个巨大的市场。2010年,云洲智能在珠海创立。

  从2010-2012年,张云飞和小伙伴在珠海的公司和出租屋之间过着两点一线的研发生活。

  在研发完成后的2014、2015两年,张云飞顺利获得了不少让他的“目标客户”—政府注意到无人船的机会,但最早,这样的机会来自于2013年的科技部创新创业大赛。

  “为什么参加这一个大赛呢?因为大赛是官方的比赛,我们的客户又主要是政府,所以参加了可能对于我们市场是有帮助的。另外无人船它应当是一个国家的装备,也应该引起政府更多的关注。所以参加比赛,从初赛、复赛、决赛我都是很认线日,云洲智能科技凭借智能环保无人船项目,PK掉了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1万多个项目,获得了第二届全国创新创业大赛总冠军。2014年12月22日,云洲智能又获得了2014克莱斯勒杯全国黑马大赛冠军。

  此后,云洲智能声名鹊起,从中国南海边一个不知名的创业公司,变成领导们频频光顾的地方。

  2014年10月,张云飞在俄罗斯向李克强与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介绍无人船时,科技部部长万钢也在场充当了“讲解员”,但这并不是万钢首次与张云飞正面接触。

  多年前,当万钢还是同济大学校长时,某日在校长办公会上碰到一件事:一个大二本科生,挂科五门,需要处理,而挂科原因则是最常见的—打游戏。

  张云飞自己回忆当年的游戏技术颇为自豪。“当时有个风靡一时的游戏叫《传奇世界》,在那个打打杀杀的世界混得还不错,玩了两年卖装备卖了将近十万人民币。我去网吧后面都几十个人围观的,网管都是端茶送水,吃饭什么全都包了。”

  校长办公会最后的决定是宽容。万钢后来接受采访时称:这些孩子都能为自己的兴趣去付出,甚至付出他全部的时间,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大学的教学要有系统,为他打好基础,这也重要,我们的责任就是处理好这两者的关系。

  收心读书的张云飞考进了香港科技大学读研—原本他希望本科就前往港科大,但是因为费用高昂,全家商量之后放弃了,后来张云飞创业,母亲拿出全部积蓄,也颇让他感觉责任重大。

  两人都是深圳“移民”,汪滔的父母是从杭州到深圳创业的中小企业主,本港台开奖现场结果,张云飞父母则是从西安调到山东再调到深圳的国企中层;两人也都经历了四处转学被“放养”的青少年时期,中学成绩不算优秀,他们都从小参加船模或者航模比赛并得奖;但最重要的是,两人都是香港科技大学毕业。张云飞的创业团队中,还曾有一名与汪滔同在一个实验室的师弟。

  “导师要求非常严格,一起入学的10个师兄弟,一年下来,10个师兄弟中有5个离开,第二年还有一个人离开了。”

  读研的头两年,对张云飞的锻炼极大,每天从午饭后工作到第二天早上6点,全年无休。这也是他真正当“极客”的两年。“纯研发,师兄的项目帮着做,师弟的项目也帮着做,所以我发了十几篇论文,我不是纯钻研技术,思维发散性比较强。”

  作为CEO,张云飞希望在团队搭建之后,自己只管产品研发和市场,继续他当年的角色。

  选择创业地点时,张云飞也在深圳与珠海之间犹豫过,最终选择珠海的原因是“没有那么多同学,可以安心创业”。

  “做技术,我们能行。但和政府部门打交道,报税收、报项目、创业大赛报名等,都是园区工作人员帮忙,还为我们申请了科技部的中小企业创新资金。”张云飞的合伙人、云洲智能总经理成亮曾向媒体表示,“这解决了早期研发的部分资金”。

  2015年8月12日,天津滨海新区的爆炸事件发生,爆炸导致化学品四处飞散,“需要控制的区域非常大,包括天津很多河道,包括近海,所以它的监测任务量很大”。

  环保部应急中心邀请云洲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作为技术专家组成员,参与事故现场的水污染处理工作。云洲智能派出5位工作人员,携带两条全自动水质采样无人船,快速赶赴事故现场。

  作为环保部应急专家组成员,安徽、四川等地发生的污染事件监测,昆明滇池蓝藻爆发、广西贺江镉铊污染等事件处理,云洲智能都参与了。“最辛苦的一次从甘肃到陕西到四川,应急小队半个月住在野外。”张云飞说道。

  公开资料显示,基地将围绕无人船的研发、测试、应用和服务等相关业务,努力打造成校企合作、企业合作、军工项目于一体的综合平台,吸引聚集复合材料、电子通信、导航系统、动力系统、海洋装备等无人船关联产业,依托唐家港,成为中国首个无人船研发测试基地。

  未来河海各种危险或重复枯燥的工作,都将朝无人化发展。张云飞说:“以马航MH370空难为例,海难搜救目标往往范围广、距离远,大型救援船几乎很难在事发两小时黄金救援时间内找到现场。但若用飞机空投一批装载救援物资的无人船,则可立即实现大面积拉网式搜索,一艘发现目标,其他船迅速靠近救援。”

  基地的建立能使云洲智能团队走上一个台阶。“无人船技术的积累,必须要有这样一个研发测试环境,有了这个,可能研发的项目能提高十倍。”

  但实际上,对于30出头的张云飞和他平均年龄32岁的团队来说,建立基地并没有那么容易。“拿贷款、谈B轮融资、拿地”,从前“不需要求人”的生活远去,迅速增加的团队成员也让张云飞觉得自己责任愈发重大。

  实际上,云洲智能在几项技术上已经实现了世界先进,核心控制技术只与美国的差距只有一年多,“他们去年实现全海域自主航行,我们今年底可以实现”,云洲智能与香港科技大学合作的新材料技术也属于世界一流。

  最近一年多,张云飞从全国各地的科研机构,挖来各种技术大牛。“我们有四个总师,两位总师是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者,然后其中的一位和另外一位是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而且都是带头人”。

  刚到任的“海洋应用技术总监”蒲进菁,原本是青岛中国海洋大学的老师,在海上度过了800多天,被张云飞从2014年“忽悠”到2016年,终于决定“南飞”,让蒲进菁最终下决心的理由是,他可以参与开发海洋用无人船,将来可以代替他的同行和后辈们,去做劳动强度大、人身安全风险更大的海上科考。

  目前云洲智能推出了第四代无人船,即“领航者”系列。“领航者是我们研发用的样机,现在基于领航者的第一个产品,六米长、两吨的船,希望今年年底能交出,基于它的第二个产品,四点八米长、一吨重的船,厂里也正在做了。”张云飞说道。

  从南方软件园内小小人造湖面开出的无人船,正要驶向更开阔的地方。“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张云飞说道。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